欢迎来到全球资讯网!
全球资讯 > 今日要闻> 国际> 亚太 > 安倍政府如何为侵略正名 安培政府的“军工申遗”侵略借口

安倍政府如何为侵略正名 安培政府的“军工申遗”侵略借口

时间:2015-04-07 14:24 来源:http://www.allinformation.cn 作者:http://www.allinformation.cn 浏览量:80

世界遗产委员会专业咨询机构“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”日前透露,日本申报的“明治日本工业革命遗产”2015年有望加入世界遗产名单。这一消息曝光后,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鲁光镒3月3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强调,明治工业革命遗产与世界遗产公约的基本精神冲突,“韩方将通过外交渠道予以阻止”。

日本工业革命遗产为何与世界遗产公约冲突?申遗又缘何招致韩国抗议?

日本这一申遗项目的全称是“明治日本工业革命遗产 九州·山口及相关地区”,涵盖明治维新期间在九州、山口等地诞生的一系列重工业及相关设施遗址。该申遗项目打包28处遗产,分散于九州地区、山口县、岩手县和静冈县等9县11市。日本政府强调,该遗产群是“西洋科技和日本文化融为一体、在极短时间内完成工业革命的象征”,“在技术历史上极其罕见,具有显著的普遍价值”。

日方的理由看似无懈可击,但细究一下这28处所谓“工业遗产”,不得不让人怀疑安倍政府申遗别有用心。

实为“军工遗产”

明治维新时期,日本工业革命打出“富国强兵”的口号,工业和军事密不可分。因此,很多工业遗产被称为“军工遗产”更为贴切,和日本的殖民扩张历史无法切割。

松下村塾、三重津海军所遗址、官营八幡制铁所……这些所谓“工业遗产”都带有对外扩张的烙印。可以说,安倍政府在申遗名单里塞进了私货。

松下村塾位于山口县萩市,是日本对外扩张思想始作俑者吉田松阴一手发展起来的著名私塾,门生包括策动甲午战争的伊藤博文、素有“日本军阀鼻祖”之称的山县有朋等谋划日本侵略的元凶。该私塾可谓日本殖民扩张分子的训练营,和工业一点也不沾边,但还是被日本政府以“培养工业革命人才”的名义强行塞进名单。

八幡制铁所的建设资金来自于甲午战争后日本获得的清政府赔款,煤炭来自湖北大冶煤矿。战时日军大量重型装备采用该工厂的钢材,是臭名昭著的军工厂。这一带有浓厚“侵略”、“战争”、“掠夺”色彩的设施,也可能以“工业遗产”的幌子登上世界遗产的大雅之堂。

对日本军国主义受害国而言,这些设施无异于不愿碰触的伤疤。韩国政府反对申遗项目,就缘于不少设施沾满韩国劳工的血泪。申遗设施之一长崎县端岛外形酷似军舰,又称军舰岛,历史上盛产煤炭,一直给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扩张提供动力。史料显示,在上世纪40年代,约500名被强制的韩国劳工在此被残酷压榨,100多人死于非命。

安倍政府力挺

明治工业革命申遗项目尽管存在争议,遭到韩国等国强烈反对,但在安倍政府力挺下已成功在望。它距正式成为世界遗产还差一步,即在2015年6月底7月初于德国波恩举行的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得正式认可。

事实上,分析一下该项目从提出、入围等申遗环节,不难发现背后含有安倍政府不可告人的政治动机。

明治工业革命申遗项目雏形产生于2005年。当时,九州地区鹿儿岛县主办“九州近代化产业遗产论坛”,通过《鹿儿岛宣言》。以此为契机,九州和山口地区等开始合作,试图将境内的相关遗址打包申遗。

不过,由于日本国内申遗项目竞争激烈,优势不明显、起步晚的明治工业革命项目在2009年入选日本国内申遗替补名单后,一直难以取得突破。

但在安倍政府上台后,这一替补多年的项目突然获得额外关照,在敏感时间点挤掉热门竞争对手,成为日本官方力荐的申遗项目。

2013年,在日本国内年度申遗项目初选中,安倍政府的内阁官房相关专家组推出明治工业革命项目,而长期负责初选的文化厅推荐“长崎县教会群和基督教相关设施遗产”。日本向世界遗产委员会推荐的名额每年仅一个,两者上演正面竞争。

当时,文化厅官员乐观地表示:“从申遗成功的可能性看,显然教会群项目的胜算更大。”不少专家也表示,从申报方案看,教会项目也更完善,比明治项目资格老。

但在安倍政府“政治干预”下,最后明治工业革命项目意外胜出。

日本申遗项目初选一直由文化厅负责,但安倍上台后另设内阁官房推荐专家会,事实上从文化厅夺走拍板权。最终,明治项目成为首个无视学术界意见、由内阁官房长官出面敲定的申遗项目。当时,日媒批评安倍政府以“政治决断”干涉人文领域。

由于选拔过程缺乏透明度,这在日本国内引起质疑。有专家批评说,世界遗产公约的核心要素是显著的普遍价值,学术依据是唯一衡量标准,而不是政治理由,不应该夹杂政治目的。

尽管国内质疑声四起,但安倍政府还是不遗余力地力捧明治工业革命项目。安倍在2014年7月出席产业遗产国际会议时强调,明治工业革命项目代表着明治人通过急速工业化捍卫国家的觉悟,政府将“尽全力力争申遗成功”。

隐藏政治动机

那么,安倍政府干涉申遗项目的政治动机到底是什么?

首先是自身实际政治利益的考虑。山口县是安倍的老巢,明治工业革命项目有5处遗址位于山口县。入选世界遗产将带来丰厚的经济利益。安倍力推该项目有为山口选区牟利的目的。

其次,有中国专家指出,2015年正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,如果这批“军工遗产群”在2015年这一节点年份顺利入选世界遗产,可起到变相为日本近代殖民扩张正名的作用。

最后,安倍强调要夺回强大的日本,并在施政演讲中多次提及明治时期。在2015年2月的施政演讲中,安倍援引明治时期政治家岩仓具视的话说,“日本可能是一个小国,但只要国民一心、国力强盛,就可以成为世界上的活跃之国”。明治工业革命遗址群,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承载某种日本政治势力“精神家园”的物质载体。看到这些日益破败的明治时代遗产,以申遗名义保护物质载体对安倍等人而言自然成了当务之急。